鸡尾酒——好莱坞电影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

对于好莱坞电影而言,“鸡尾酒”就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,早在1988年上映的电影《鸡尾酒》(Cocktail)中,汤姆·克鲁斯(Tom Cruise)在其中饰演爱炫技的雄心勃勃的调酒师布莱恩·弗拉纳根(Brian Flanagan)。这部电影主要是讲调酒,尽管它的类别有些尴尬,但它还是意外地成为一部经典电影。

除了20世纪80年代的糟糕发型和80年代更糟糕的音乐之外,“鸡尾酒”在饮料文化中浓缩了一个极其微小的时代,一种“天才”的调酒风格出现了,这是一种华丽的混合风格,需要调酒师在空中抛下摇瓶,然后在背后抓住他们。

我们离电影《瘦子》(The Thin Man)的那个时代以及威廉·鲍威尔(William Powell)大清早喝的那些鸡尾酒很遥远。布朗克斯鸡尾酒、马提尼、曼哈顿鸡尾酒——这些永恒的经典一出现,弗朗西斯和马什把布朗克斯鸡尾酒奉为神祗,但他们也可以选择1936年原版《我的高德弗里》(My Man Godfrey)中鲍威尔的伏特加马提尼。

近30年之后,肖恩·康纳利(Sean Connery)在《007之金手指》(Goldfinger)中用这款鸡尾酒还有那句不朽的台词“轻轻摇晃,不要搅动”倾倒了无数影迷,以及2年前的最新一部《007:幽灵党》中,丹尼尔克雷格也是将伏特加换成了鸡尾酒——在于美女共进晚餐之时。

实际上,观众在电影中或多或少的看到鸡尾酒的调制过程,不过那些电影是那个时代酒水的百科全书,大部分酒名是拥挤酒吧里的客人们喊出来的,大多含有桃色荷兰烈酒:自由古巴鸡尾酒(Cuba Libre)、阿拉巴马监狱鸡尾酒(Alabama Slammer)、亢奋鸡尾酒(Orgasm)、粉虱鸡尾酒(White Fly)、修道士塔克鸡尾酒(Friar Tuck)和死亡痉挛鸡尾酒(Death Spasm)。

好莱坞向作家们展示了过剩的素材。他们可能会把卡里·格兰特的吉布森在《西北偏北》中(他们选择贝蒂·戴维斯在《彗星美人》中饰演,巴克在《礼帽》里的狂笑,在《大饭店》里的白兰地翻唱,《尼诺特卡》中的黑色俄国人。这个名单很长,但奇怪的是,在1928年的电影《曼哈顿鸡尾酒》中,没有曼哈顿鸡尾酒的证据。

酒保海伍德·古尔德(Heywood Gould)曾写过一本名叫《鸡尾酒》的小说、死亡痉挛鸡尾酒是他在为这部电影写剧本时发明的。他说,这款鸡尾酒是用杜松子酒、苦艾酒和弗莱施曼黑麦威士忌(Fleischmann’s)调制而成的,“加很多冰摇晃,然后一饮而尽”。你可以把它看作是《银行妙探》(The Bank Dick)中W·C·菲尔茨(W. C. Fields)在黑猫咪咖啡馆喝的深水炸弹鸡尾酒(Depth Bomb)的教子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