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状元黄崇嘏她是黄梅戏女驸马的原型被诬纵火犯差点冤死监狱

唐文德元年(888年)临邛(今邛崃市)的一场大火,黄崇嘏被莫名其妙地当成纵火犯投入了牢狱,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颇有才华的她写诗一首,不仅把自己救了出来,还为自己挣来了功名。只可惜,自古佳人多薄命,女扮男装的黄崇嘏虽成了“状元郎”,却无法像花木兰一样安享晚年,她更像是一朵开在枝头的木兰花,随着五代前蜀的灭亡而凋零了。

读书每羡班超志,把酒长吟太白篇。怀壮志,欲冲天,木兰崇嘏事无缘。玉堂金马生无分,好把心情付梦诠。

仔细来看,隐约可见一座耸立起伏的雪山,远处雪山与近处屋舍掩映成趣,煞是壮观。

在周凤羽身边,崇嘏前所未有的轻松,她不再是一个公子,而是本真女儿心。路过一个烟花店时,黄崇嘏少女心爆发,忍不住让周兄给她买了两个烟花拿在手里。

有时即便周凤羽邀约,她也婉言谢绝。其实不是她不赴约,她也有自己的苦恼啊!

为了生活,她不得不穿上官服,放弃女儿身,也放弃了心中曾燃起的爱恋之情,不作他想。

伏以藐然闺秀,描眉月镜之娇。突尔戎装,挂甲天山之险,替父心坚似铁;秉虎豹姿,羞儿女态,从军胆大如天。换蓂荚叶,历十二年。移孝为忠,出清于浊。双兔傍地,难迷离扑朔之分;八骏惊人,在牝牡骊黄之外。英灵振古,坛庙宜新。黄金铸雪骨冰肌,紫气架云鬟雾鬓。芳魂红帜,定依娘子之军;碧水黄陵,何忝夫人之庙。栋梁伊始,香火长存!

自服蓝衫居郡掾,永抛鸾镜画蛾眉。立身卓尔青松操,挺志铿然白璧姿。幕府若容为袒腹,愿天速变作男儿。

死后她的事迹不断被传扬,逐渐演变成了如今经典黄梅戏《女驸马》里的模样,也算是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。

宋代《宾退录》里称“《秦妇吟》秀才韦庄也,女状元黄崇嘏也。”这是第一次把她的诗才和同时代的韦庄相提并论,女状元由此而来。

山光塔影久低回,时有松风送墓台。一出春桃谁谱出,女儿家是状元才。东风不上蜀王台,环佩衣冠尽草莱。只有香名埋不得,梅花毕竟百花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