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瑋:我不想用“情感糾葛”來限定電影

電影《柳浪聞鶯》已經于3月5日登陸全國院線,目前正在熱映中,影片通過東方美學鏡頭,呈現了一個詩意的江南愛情故事。

導演戴瑋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表示,該片是一部向女性致敬的作品,然而,她卻並不想用女性視角下的“情感糾葛”來限定這部電影,戴瑋希望完成的是對於一個變遷時代的掠影——上世紀90年代,在西子湖畔的煙雨迷蒙中,三位年輕人的愛與離別彰顯了命運困境中,人的倔強與掙扎。

電影《柳浪聞鶯》改編自作家王旭烽的榮獲茅盾文學獎的系列小説《愛情西湖》,影片由淘票票出品,阿裏影業、淘票票發行。故事以杭州西湖的著名景點“柳浪聞鶯”為背景,講述了越劇團中,極具天賦的女小生垂髫(汪飾)與花旦銀心(闞昕飾)互為姐妹,相依為命,但畫扇師工欲善(鄭雲龍飾)的出現,打亂了她們的生活,時代變遷,垂髫與銀心的命運與越劇一同沉浮……

戴瑋透露,最早是該片的監製之一鄭大聖推薦的這部小説,鄭大聖覺得應該由一位女導演來詮釋這個故事裏的感情,而戴瑋果然對於這個故事“一見傾心”。“當時是2016年,我對於小説中的三個人物關係非常感興趣,但那時我手里正做別的片子,就把這個項目放了半年多,在這期間,我總是唸唸不忘女主角垂髫,這個女小生的藝術形象和現實命運,令我牽掛。”

原著作者王旭烽也一直在等待一位女導演,她認定自己的這個小説應該由女人來拍攝,而戴瑋顯然成為了“不二人選”。戴瑋接受該片後的第一個重要任務,就是扭轉視角,“原著是按照男性視角來呈現的,工欲善在其中給人以‘渣男’的感覺,而我希望講述垂髫這位女小生的命運走向,她與銀心在舞臺上是戀人,在台下是姐妹,工欲善出現後,她與銀心又成為了情敵,所以,工欲善的作用是一個導火索,他引發了兩姐妹的情感地震,垂髫與工欲善之間的愛情,與銀心之間相愛相殺的友誼,錯綜複雜、一言難盡。”

戴瑋與編劇一起進行了大幅度的調整,使得工欲善這個人物不再那麼令人反感。戴瑋表示,工欲善由原著中的完全被動,變得在電影中稍有兩次主動,試圖去挽回垂髫,“他知道垂髫跟他的情感是源於一種精神與藝術層面的相通;他跟銀心則更為現實。所以,他的選擇不再是純粹的自私,而是基於人性的兩面,一個偏于理想,一個則是塵世。”

《柳浪聞鶯》中的垂髫至情至性,面酷心熱;銀心看似單純,卻知進知退。兩位女主角在越劇舞臺上是惜存敬愛的梁山伯與祝英臺,在生活中則是彼此最重要的那個人。而工欲善則是一個憂鬱繾綣、清高寡言的藝術家,在兩位女主角中搖擺不定。幾位演員的多方互動在片中非常出彩,導演戴瑋也慶倖三個角色找到了“對的人”。

戴瑋從2018年開始了該片的劇本創作,2020年選角,兩年多的時間裏,角色已經深入腦海,“我感覺自己跟他們特別熟悉,他們也已經有了立體、生動的表情和性格。選角的時候,我們看了大量的演員,我在上百個演員中找‘垂髫’,這個角色如果找當下的明星演,大家會沒有帶入感,會齣戲,覺得她不是女小生,是某某某,所以,我當時就想找個完全陌生的臉孔,她在舞臺上的扮相一定要驚艷,生活中則應該是一個不起眼的姑娘。臨開機前三個月,有個朋友推了一張汪的照片給我,我覺得有點意思,神情很好,有那個勁兒,等她讀了劇本之後,跟我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:‘導演,我看劇本哭了,説句心裏話,這個角色我等了十年,我就是垂髫’。”

而選中闞昕出演銀心,是在劇組開機前的四五天,原定的演員有特殊情況無法出演,“闞昕在試戲的時候,演了一場很決絕的與垂髫吵架的情節,爆發力很強,我就給她打電話,我説如果選你,那你就要比別人吃雙重的苦,一個是表演上的、一個是戲曲上的,這個人物其實不好演,很容易變成‘反派’,但闞昕完成得很好,遇見闞昕是一個幸運的緣分。”

至於鄭雲龍的選定,戴瑋透露是該片另一位監製程青松推薦的,“我聽説他是音樂劇演員,還在網上了解了一下,發現他那麼火,還很有氣質。”但是,戴瑋還是稍稍有點顧慮,“一是,他之前沒有演電影的經驗;第二,他特別高大,讓他演一個南方小男人,會不會反差太大?後來,我直接去見大龍,那時候他剛打完球,很健談也很陽光,性格開朗,他覺得這個故事很好。我説:‘你覺得工欲善怎麼樣?’他説:‘不喜歡,工欲善太蔫了,什麼都不表達,我跟他完全相反,我是很直接的人。’我説我看出來了,但是,我覺得你的眉宇之間有他的氣質,你是否想嘗試一下?他説:‘你敢用我就敢演,我願意接受挑戰。’”

最終,鄭雲龍對於這個角色也付出了很多,“從減肥20多斤,到他去學畫,找畫家的感覺,他很用心,琢磨角色的內在,用一雙情愫流轉的雙眸來表達人物心理,把氣質沉鬱的工欲善塑造得很成功。”

《柳浪聞鶯》登陸全國院線後,有觀眾覺得這部影片是女版的《霸王別姬》,對此,戴瑋笑説“不敢這麼比”:“《霸王別姬》如果是一個歷史長卷,我們就是一首小詩,我們講了兩個女孩的一份情感,借助了越劇舞臺和女小生的形式,僅此而已,沒有那麼宏大。而在‘第三性’的表達上,我們是不斷地觀摩學習,領略張國榮的角色魅力,借此來捕捉這部影片中人物的精髓。”

《柳浪聞鶯》在拍攝時遭遇了資金、疫情等各種難關,最終,創作者還是堅持了下來,戴瑋感慨:“當時説停可能也就停了,但我看到演員都到位了,我作為一個電影的發起者,不能讓大家的心血付之東流,當時這是帶有僥倖心理的冒險,拍的過程我們也遇到一些困難,但是後面越來越順,連天公都作美,想下雨就來雨,灑水車都沒用上,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,不都是各種坎,老天爺看到我們的決心和付出,也來幫我們。這部文藝片到今天能受到這麼多人關注,我們已經很欣慰和知足了,作為電影從業者最希望作品能夠擁有一個好的品質和口碑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